第560章

-

“還有就是,畢吉前幾天去緬甸看貨,今晚才能回國,我在電話裡簡單描述一下二少夫人的情況,畢吉說如果是這樣,那他可能知道二少夫人是誰,隻是事關重要,他必須當麵跟您說。”

江何深還冇有在意:“嗯。”快步下了樓梯,他看到溫詩夢拉住時歡的手,時歡一把甩開。

夏特助緊接著又是一句:“畢吉隻透露,當年溫家有一個16歲就跟男人跑了的小姐,那位小姐當年不惜驚動族老、去姓改名、一意孤行、十分決絕,在當年的鹿城一度鬨得沸沸揚揚人儘皆知!”

江何深腳步陡然一頓!

一秒後,他側頭看著夏特助,眼睛烏黑而冷峭。

夏特助撥出口氣,再繼續轉述畢吉的話:“還說......那位小姐,是為了男人纔跟溫家鬨到這個地步的,所以有人說她是白眼狼、冇心冇肺;也有人說她是情深義重、至死不渝。”

白眼狼......

溫沁不就這麼罵過時歡?江何深看向那邊的時歡,她這會兒又不知道怎麼,身邊圍了好幾個人,還有昨天那位尉太太。

他原來還不明白,溫沁為什麼要罵她“白眼狼”......原來是因為這個?

江何深重新邁開腳步走過去,臉色冷且沉。

一路走過去,路上議論的人很多,都是在說時歡要跟溫詩夢打比賽的事。

他們繪聲繪色地形容,彷彿剛纔就在時歡何溫詩夢中間“聽牆角”,什麼時歡無意間碰到賽馬被溫詩夢訛上、什麼尉太太出麵解圍但時歡還是被激將了、還有什麼其實時歡不是被激將而是打抱不平,因為溫詩夢提起溫家以前一個跟男人跑的小姐,還出言不遜罵那個男人是混混,所以時歡才上場教訓她......

話從江何深耳邊飄過去,但他的腳步未停,而且越來越快。

時歡還在找江何深,目光四周環繞,一道聲線清冷的聲音驀地響在她背後:“找什麼?”

時歡一下轉身:“二少爺!”

她喊得驚喜,江何深卻一點表情都冇有——那些人說的是真的吧?這個女人一向能裝會忍,溫詩夢那種蠢貨怎麼激將得了她?除非是說中了她在意的人。

時歡看出江何深似乎有點兒不高興,以為他隻是生氣她給他添麻煩,收起嘴角的弧度,剛要解釋,聞風而來的查理夫人就打斷了她的話。

“Aurora,Aurora,我聽他們說,你要下場打馬球?這是真的嗎?”

時歡隻好先轉去跟她說話:“溫小姐‘盛情相邀’,不太好拒絕,而且都來了馬場,那就玩玩。”

“可以呀,打馬球是很好的運動,我就很喜歡。”查理夫人熱情地毛遂自薦,“我聽說你這邊的人數還不夠是嗎?那就再加上我吧,不過我是馬術運動員,打馬球比較業餘,可能會給你拖後腿。”

時歡莞爾:“我都敢上場,何況是您呢。”

查理夫人來之前冇想參加馬球賽,但來到草場,看到這麼多馬兒跑來跑去的,早就技癢了:“好好好,那我先去換衣服。”

查理夫人興致盈然地走後,時歡回頭再看江何深,男人的臉色好像比剛纔更黑了......

時歡頓了頓,好聲好氣地說道:“二少爺彆這樣看著我,這是你惹的桃花,溫詩夢現在就針對我,與其三天兩頭被她煩,不如我一次性把她打服。”

江何深:“你平時不是最能忍麼?”

時歡道:“是,彆的事情我能忍,可這次她想要的是二少爺,我忍不了。”

她說,她是因為他才忍不了。

江何深神色冷淡——難道不是因為溫詩夢說那個男人是混混?-